这里墓芸,圈杂,撕逼无脑黑出门左转不谢.人烦,产粮不保质也不保量,半弃坑状态,全废别嫌弃.

首页炸得好惨……

还好我就小号炸了两篇日常唠嗑

讲道理我就贴了个人格测试的结果为什么会被屏啊喂

说起来看到那篇炸了我一时兴起又去做了一遍<・)))><<结果几年前是ISFP,现在还是

甚至内向增加了

?!!?我没有啊,明明比以前更活泼了好不好

强烈谴责

果然热圈不仅粮多ZZ和撕逼也多

我真是快要笑死了,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ukw和aph【看戏.jpg】

不要紧不要紧,每个圈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王道长的各色flag大集合

先祝也总生日快乐呀!!

*其实还有一点性格分析

*其实只是个吹王合集【?】

*生日那天咒他死总觉得不太好

*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细节上各种flag,以及感性理性分析为什么道长的性格让他容易便当

*可能会有重复

开始!

-

Part 1 各种flag什么的

首先八奇技这种东西真的很容易招来觊觎,漫画中也反复提到过了,比如

还有




这边很明显了。后面太师爷跟他师兄的对话还有创始人的身份也能知道风后奇门就是他们武当的,再结合王也一用八绝技就有人偷偷摸摸上山,可以得出太师爷把他逐出师门就是为了保护武当山。武当山也算很强大了,作为门内相当杰出的弟子竟然要被放弃,只能说明觊觎王也八绝技的势力【联合起来】实在太强大。

对偷偷溜上山来的人大打出手其实等于变相承认武当有八绝技,太师爷能想到这一点真的是心思很缜密了。

所以说这不仅仅是给王道长立的flag,也是给整个武当立的flag,其中以王也的师傅云龙为最。既然把话问出口了,也就相当于他明白了太师爷的用意以及王也所面对的危险,到时为了保护王也搞点什么事情可能性很大。


在诸葛青这里也得到了证实【话说为什么总有种老青在给老王立flag的错觉】


再者风后奇门也很危险。其实不单单是风后奇门,当术士已经很危险了【你看那谁还有那谁谁天天折寿】这点诸葛青还有各种算命实况解释过了,简单放几张截图



太师爷师兄甚至练风后奇门练到走火入魔,虽然王道长已经成功了,但是风险还是挺大的

打个架都要燃烧生命,还好这招王道长不是很常用,大部分情况只是把人定住而已,不然就真的要英年早逝了

-

剩下就是些零零碎碎的flag


一共就给了几张,说明灵符是保命用的,你这时候用掉……

用掉保命的玩意儿就为了及时赶到去劝楚岚,道长你真的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吹王停不下来了】


先不管这张前面说了什么,最后一句话,道长你知道什么叫乌鸦嘴吗????

总感觉要糟




大难临头前跟亲近的人断绝来往,别说了,【死亡flag高高立起.jpg】


这句走着瞧是真的让我毛骨悚然,有这话就很明显的表明这两位将来迟早会对王也动手,不过这样便当不太符合王道长人设,照套路来讲应该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吧?


这位神秘的仁兄,到现在也不知道干嘛来的,本来我怀疑是全性的那个,结果直接消散了

一个非实体都能这么强,虽然是王也大意了,但这人目测只是一个高级点的跑腿小弟,这股盯上道长的势力让我很担忧啊


这边其实我不是很确定

讲真我一直搞不懂这几话的酒会到底是为了讲些什么,按理说支线总要对主线有所铺垫的,如果是为了让王也向他爸借钱或者让他和跟踪他的人相遇又或者体现王也有多么多么乐心助人【……】这场酒会都不是必要的。这场酒会的核心是王也跟别人合伙建了个公司,但是我死活弄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用意。在我琢磨剧情的时候翻到这个战国四君子,想了想说不定有什么暗喻就去查了下。

反正这四君子的下场最后都不怎么好。然后最有意思的是我个人【直觉上】认为最符合王道长的信陵君最后因为回国御敌被猜忌抑郁而死

最后这个猜忌先按住不表,前面总感觉有点影射武当或者王家的意思,先贴几段:

自言罪过,以负于魏,无功于赵。

公子恐其怒之

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

魏王日闻其毁,不能不信,後果使人代公子将。公子自知再以毁废,乃谢病不朝,与宾客为长夜饮,饮醇酒,多近妇女。

尤其是最后一句,这个魏王总让我想到王道长二哥二嫂,而且信陵君这个表现除了多近妇女跟王也在家里的时候也很像啊!!!

-

暂时就这些了,先打个tbc吧

最后一段写着写着既视感好像没有那么严重了,但我还是深深怀疑这是暗喻

其实本来是真的要写性格分析的,奈何我作业还一点都没动<・)))><<所以就往后延吧

最后再祝一遍也总生日快乐呀!


你们术士都这么喜欢燃烧生命吗
疯狂立flag
唉过几天整理下也总的flag集合吧,我真的怀疑他要死在大结局

请个假
开学比我想象的还要忙,可能要长期失踪了
果然不能一口气报四个社团还有三个课外活动……
我们寒假见【?】

【百篇冷坑/王许】理解与陪伴

*ooc注意

  许斌在接到微草的邀请时还是多少有些意外的。

  当然在邓复升的退役新闻满天飞的当头,作为联盟里面少数几个骑士玩得还可以的选手,许斌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不过他向来不是会考虑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的人,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赶紧拍拍脑门,继续专注地为三零一的下场比赛发愁。

  然后有个下午杨聪出去接了个电话,这个虚无缥缈的事就降临到他头上了。

  直到他与杨聪带头的全队包括各部门的人员挥手作别,拎着行李还有前队友送的一堆林林总总的东西,独自一人在北京机场门口呼吸着新鲜雾霾,欣赏着糟糕天气带来的犹如灾难大片一般的风景,他才恍然察觉到自己似乎确实是加入了微草。

  而当他在路上连堵了好几个小时,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站在微草的大门前,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亲和感更加强烈了。随即他走几步,对着门卫室里似乎在打瞌睡的大爷说道:“您好,请问微草训练室往哪里走?”

  虽然最后结局依然以打电话叫王杰希下来才得以被放行,但许斌还是有幸见识到了京城朴实的民风。

  许斌人温厚老实,看着亲切,又极擅长插科打诨、与人聊天,脸上时常挂着副真诚的笑容,因此理所当然很快地与队员打成一片。人熟了以后说话总没些顾忌,好些小队员时常苦哈哈地跟许斌抱怨,队长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捉摸不透吗?许斌其实对这方面没有很大感觉。或许是身为一队之长,不仅仅是战术意图,别人总爱把他的意图往复杂了想,但他想表达的总是相当直白。

  又或者是他的思维实在转得太快,往往常人才提笔写了个解,他的意识已自动给出了答案,而他老不大乐意解释那些弯弯绕绕,又用一些令人费解的话敷衍过去。

  所以魔术师也并非无人可懂。许斌清醒地认识到懂王杰希的并非只有他一个,甚至比他还要了解王杰希的在那些与王杰希站在同一高度的人中大有人在,但他对于他是这群人中的一个这一事实感到十分幸运。

  当然许斌也有不懂王杰希的时候。

  比如说吃饭的时候随口抱怨几句,隔天他不爱吃的食材就一点也不会出现在他碗里;或者大冬天把他从被窝里拎起来,以为是要加训结果只是拉他去颐和园看雪——虽然确实蛮美的;再有就是七夕节全战队人人送一盒巧克力,结果只有他的格外精细,搞得他跟刘小别无意间吐槽队长真是无论什么节都要让队员感受到春风般的温暖时收到了无比诡异的眼神。

  饶是许斌再迟钝他也觉察出几分不对劲,思来想去他只得把一切归结于对转会成员的特殊关照。

  他深感王杰希实在是对如何与队员正确相处没有多大认识,决定好好把这事跟王杰希说道说道。后来他训练结束后找到王杰希,严肃地指出自已在微草适应得很好,不需要多余的特殊关照,而且这样做不是很利于他融入微草这个大团体。

  这时王杰希的脸上充满了许斌看不懂的神色。良久,王杰希终于放弃般地长叹一口气,说道:

  “许斌,许副队长,我是在追你,你看不出来吗?”

  好吧,说实话,许斌还真没看出来。

  他总算还没有被这一记直球撞得七荤八素,开口问:“所以队长你的意思是,那种意义的喜欢?”

  王杰希竭力忍住自己想要揉太阳穴的冲动:“对,那种意义的喜欢,那种想要跟你过一辈子的喜欢。所以你答不答应?”

  过一辈子。跟王杰希。一瞬间这个提案对于许斌来说也不是那么虚无缥缈了,甚至有些期待。也许他在王杰希一句我喜欢你后解释是大冒险时的释然与失落*,或者那天颐和园格外美的雪景,都不是因为某种奇妙的巧合,而仅仅是因为他也喜欢王杰希而已。

  于是他笑了,说:“那么,余生请你多指教。”

  懂王杰希的人有很多,但真正陪着王杰希的只会有一个。

End

*见我的日常三十题

-

一点小剧场

柳非:从大冒险那会儿发现队长对许哥的态度不一般之后我就深深地为许哥感到捉急,我能想到的方法都给队长说过一遍也付诸实现了结果他还是不开窍。明明情商也不低的结果对这方面东西的敏感度简直就是负数,果然是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吗。

刘小别:这不有了吗。说起来七夕那次,我们全队人收到的都是超市买的那种巧克力,只有许哥那盒是队长开着车在高架上堵了半天去专卖店买的。

柳非:我觉得队长的撩人技能已经完全点满了,结果许哥完全免疫,无动于衷,所以果然还是直球简单有效。

袁柏清:何止无动于衷啊!我跟你们说,上次许哥过来说队长送的那盒巧克力吃不完,问我和英杰要不要,我滴个乖乖我哪敢要啊,我怕被队长谋杀。

柳非:全世界都知道队长喜欢许哥,就许哥不知道。

袁柏清:附议。

刘小别:附议。

-

想了想还是先发上来了

决定搞百篇冷坑【意思就是不会日更】把这么多年萌过的大部分但不限于冷cp全部写一遍【目前还没凑到一百篇】

祝他们七夕快乐啦

七夕了
点一首All that's left送给喻王【没有】
但是歌词非常合适啊【?】有没有人要剪

一些感想

达成结局:

HE 受欢迎的魔法师

NE 匆匆过客

NE 透明人

BE 交易

BE 饼干

一周目的时候我前半段完全没有发现那边有个走廊,还以为是随着时间推移解锁的【。】

拿到硬币之后就去找校长了,被帅到【

我觉得饼干这个结局真的非常恐怖【并且跟校长交易的那张图十分有CP感】

后来蹲点【大概15:40】的时候碰到了校长跟喵老师待在一起然后送出了硬币,被他们两个帅到并吃了一嘴粮

有几个觉得很有意思的对话,一个是早上去鸽棚会看到安东尼跟贝尔弗里商业互吹,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就是门卫室会碰到莱拉客调戏巴克

我早晨好几次跟莉蒂亚搭话她都说要请曼莎吃点心,然后去食堂的时候她俩也在一块【……啊!友情】

全学院都在宠呗呗,呗呗在宠kaizo

被吉戾搞是二周目的事情了当时我整个人??????

几个关于道具的补充:

可以把实验室捡到的绿色毛绒兔叽送给莱拉客!!反应超绝可爱!!!

分别可以在男厕所跟女厕所捡到木棒和梅伦×喵老师的R18本,我觉得很恐怖【没有】

紫水晶也可以送给吉戾,虽然我觉得他应该收到漂亮的石头都会很开心

小鸭子可以送给安东尼!我觉得反应也很可爱

在实验室捡到彩虹团子绘本可以送给kaizo

冰雪结晶虽然没有试过,但我觉得可以送给喵老师,因为我把它送给另一个人的时候好像说喵老师可能会需要他【。】

还有就是会在教室里捡到潘的作业……因为在罗莎的办公室被他凶了我一直没敢还给他<・)))><<也许给他会有奇效?

到底为什么lydia会喜欢菜刀啊!!!

 

另外几个结局送人礼物刷负好感度实在不忍心,HHHHHHHHE我估计刷不出来,所以还是等实况吧<・)))><<

最后 

乌鸦坐飞机

感谢各位大大提供了这么好的企划和游戏!

-

我的妈呀各位太热情了【小透明瑟瑟发抖

……………………对不起我把名字打错了我太蠢了

-

补充

试着刷了几遍HHHHHE,太难了放弃了【。】于是开始找彩蛋

刷到了给吉戾杜蕾X被喵老师阻止,喵老师你真是人民的好老师

在女厕所蹲点拿同人本的时候发现R18本就是莉蒂亚的,万万没想到

捡起来给她之后竟然害羞跑掉了,太可爱了233333

后来试图把同人本给了喵老师,被骂了而且被讨厌了【虽然台词非常带感】实在没有勇气拿去给梅伦看了<・)))><<

女厕所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蹲点途中还看到kaizo在寻找都市传说???

楼梯间从十一点开始可以陆续刷到明治,明治和安东尼,校长,巴克【校长你到底为什么能够无视禁制啊

下午在鸽舍蹲点可以看到巴克和贝克雷谋杀抓走鸽子的全过程,真是触目惊心

在拿到结晶之后到处找潘的我闲着没事把它送给了校长

校长你竟然不喜欢冷的东西!!太反差萌了吧

另外我还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道具,就是送给吉戾礼物后会给你的玫瑰花

送给安东尼跟莱拉客之后会出现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对话

话说学院里的孩子也太单纯了吧送了玫瑰花竟然之后只有校长、喵老师、安东尼和西普会往那方面想

校长和喵老师的反应尤其相似

我觉得其中最神奇的是潘还有梅伦的反应【梅伦你是来讲相声的吗】

巴克你从哪里学来的这话

贝克雷和贝尔弗里都提到了校长很衬这花【我也觉得】

所以结晶到底要去哪里送给潘啊

【全职/花草组粮食向】乐哥

*ooc注意

*有bug请提出

  有阵子百花的粉丝老爱叫他乐爷。

  张佳乐第一次听说这称呼是在第五赛季总决赛场上,粉丝排山倒海的呼声忍不住让他热血沸腾。然而很快那气势磅礴的声音就与不甘示弱的微草粉嘈杂成一片,令他忍不住咋舌,又一次在内心感叹电子竞技赛场真是不亚于邪教团体聚会。

  后来他世邀赛前又半开玩笑的吐槽过这事儿。“叫什么乐爷啊,显得我很老似的,应该叫乐哥才对么。”说话是带埋怨的口气,嘴角却是上扬着的。

  他一手刷手机刷得飞起,一手看也不看地去戳躺在摇椅上昏昏欲睡的王杰希:“我说老王,你粉丝有没有给你取些什么奇葩的称呼啊?毕竟你药可是当年跟嘉世、霸图、百花、蓝雨并称‘东枫西花南庙北药中霸图*’的五大邪教之一啊。”

  王杰希被下午的太阳晒得整个人身子散了架似的,连反应也有些迟钝:“我觉得邪教这个称呼不妥当。”

  “哪不妥当了,你是不知道六赛季总决赛那会儿我们一帮人去的时候场景有多壮观,都是些喊劳什子‘吾王万岁’‘吾王一统江湖千秋万代’的,搞得我们还以为穿越了。”说这话时张佳乐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罐可乐,碰碰王杰希的手臂。

  王杰希被他冰得一激灵,也不打瞌睡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你干什么呢。”

  “可乐!”张佳乐笑嘻嘻地说,“要不要啊?不要我可喝了。”

  “喝,当然喝,”王杰希毫不犹豫地伸手,“谢谢乐哥。”

  “哎!”张佳乐心情大好,把可乐抛给他。

  说起来张佳乐能认识王杰希也不奇怪,他天生自来熟,对谁都能拉拉家常,又立志吃遍大江南北美食,去一个地方非得拉着人走街串巷,对当地美食了如指掌的自然成了不二之选。

  恰好王杰希也是个热爱美食的主,能跟方士谦从微草一路逛到朝阳门坚持几个月就为了研究哪里的豆花最好吃*。

  第五赛季百花惜败于微草,张佳乐大晚上跑到微草找王杰希,搞得队员个个如临大敌以为他要挑事,结果人只是来约王杰希出去吃夜宵的。

  两人各骑着俩自行车在依旧热闹的北京大街上窜来窜去,等红灯时王杰希得空回头问张佳乐:“孙哲平没来?”

  张佳乐摇摇头。

  王杰希了然,叹口气道:“你俩又吵架了?”

  张佳乐状似聚精会神地目视前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话:“也不能算吵架吧,我单方面置气。——哎绿灯了,你看路。”

  最后王杰希还是在吃着烤肉串时含混不清地开口:“我觉得你俩这样不行。”

  张佳乐正忙着把一只螃蟹大卸八块。“我知道,”他说,“他什么脾性我也清楚,但还是不甘心啊。这么大事情瞒得滴水不漏。——老板!来瓶啤酒!”

  前言不搭后语,而他所有情绪被模糊在人声鼎沸里。王杰希沉默地看着张佳乐猛灌了一口酒被呛得直咳嗽,也没怎么拦着,只是皱了皱眉,再回神张佳乐已在桌上趴着睡着了。他认命地挥手招来服务员结账,又叫了辆车带着张佳乐回自己家暂住一晚。

  车上张佳乐闭着眼睛好像睡得很熟,但王杰希忽的开口:“他也清楚你的脾气。”

  这句话本应消散在空气中,但模模糊糊有人在回答:“是啊。”

  王杰希转头去看张佳乐,他仍闭着眼睛。

  他看着窗外飞驰的灯火笑了一笑,终于不再担心张佳乐迈不过这个坎。

  -

  张佳乐和王杰希并排坐在沙发上回忆往事,末了张佳乐拍拍王杰希的肩:“老王啊,我觉得你真是完全当得起‘国民知心好爸爸’这一称呼。”

  王杰希淡定地瞥他一眼:“叫什么老王,叫王哥。”

   张佳乐愣了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味,忍不住捶他一下子:“好啊你!”

  这时王杰希转过来直直地盯着他,看起来好像是在笑,但好像又没什么表情。电视正放着世邀赛的新闻,窗外的阳光正好照到他们身上。王杰希老神在在地喝口可乐,抬起头终于笑得意气风发:

  “乐哥,有没有兴趣跟着本王去打天下?”

  “自然!”张佳乐大笑。

  “不过,谁带谁打天下可不是你说了算。”

end

*我编的

*记得是一篇粮食向文的梗,忘记是哪篇了

这是我写得最顺的一篇了

大孙生日快乐!我觉得我在他生日当天写一篇花草组有点对不起他【。】

其实觉得乐哥是个爱回忆往事,比较念旧的人,但是很豁达、不会被往事束缚住的人,他内心是明白也理解瞒着他的原因,但还是对于大孙瞒着他很生气,就算没有老王也自己能整理好心态

啊……语言贫乏不知道怎么说

其实没有把乐哥的心理写的很清楚,转折也挺僵硬的,改天可能会大改

【全职/王许】论灵魂互换是否能成功拐卖技术人员

lof点文补档

-

*ooc注意

*一个充满了温馨的特工组织【???】

*所以答案是可以

  王杰希几乎是在周围环境变化的那一瞬间就睁开了眼。他睡眠很浅——干这行的,晚上睡觉几乎都不会太安稳。

  而在他睁眼后,眼前的情况却是让他的大脑有那么一瞬无法正常运转:他现在所处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而他也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处在一个不同的身体里,毕竟这和他自己身体的体格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好吧,灵魂互换么。王杰希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别又是哪个无聊的家伙搞出来的把戏吧,浪费我大把时间。

  职业习惯让他在搞清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去翻找了现在这具身体主人的钱包,看到身份证上那张大头照,他甚至都不感到惊讶了。这个人他记得很清楚,跟他关系不错的杨聪几次委托他做事,出面的都是这位,潮汐。谈判慢条斯理但不拐弯抹角,委托合理,给钱爽快,算是王杰希见过的里面印象比较好的一位了。

  又翻了翻钱包,确认里面除了身份证还有些现金之外一无所有后,他开始探查这栋房子。这里虽然不怎么凌乱,但是东西相当杂乱,杂乱到有些诡异。估计是为了遮掩什么机关一类的。出于对委托人的尊重,他索性放弃继续探索,决定去找自己原来的身体。

  三下两下探清了现在的位置,他在路边拦了辆车去了他原来暂住的宾馆。王杰希在门外敲了半天,除了沉闷的一声头撞床板的声音半点动静也没有,估摸着要么是他还没弄清情况,要么不清楚门外是谁不敢轻举妄动,索性直接开了口:“开门,我是王不留行。我要是你仇人,你现在早死了千百遍了。”

-

  “所以?这是互换身体了?”许斌坐在床头打量着原来的自己,“你知道谁干的么?”

  “没什么头绪,也没想到谁有动机,不过我有个猜测。”

  “愿闻其详。”

  “灵异事件。”

  “……噢。”许斌点点头,藏起了对这个有些敷衍的答案的无语,“有换回来的方法么?”

  “暂时没有,我想办法联系组里的人。”

  许斌很自觉地出了房间。王杰希接上了和组织的暗线,大致阐述了情况之后对面陷入了一片死寂,只剩下极快地敲打键盘的声音。

  “没有找到相关的记录。”刘小别声音里透着一丝急躁。

  片刻沉默后,高英杰试图活跃气氛:“要不,组长你摔一跤?说不定就换回来了。”

  “要不亲一下?”柳非开始发散脑洞,“网上都这么说的。”

  为什么听起来都这么不靠谱啊,王杰希心累。

  终于有人提出了个靠谱点的建议:“要不,组长您试着想下近期跟对方都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再做一遍说不定就好了。”

  断了连线,王杰希把在门外放空的许斌叫回来,又和他迅速说明了组织那边给出的回应。许斌愣了好半天,一时没跟上他的脑回路:“所以你要亲我?”

  王杰希:“……不是,我想让你交代一下你最近都做过什么事。别隐瞒,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

  他们俩交换了信息后,王杰希才发现许斌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他干得乱七八糟不可明说的事不计其数,除了给杨聪当顾问,他还替人善后,什么伪造假身份,清理现场之类的,不知有多少回。“还以为你是被老杨坑害了,同情过你来着。”王杰希饶有一种被骗了的郁闷。许斌一听这话就笑:“哪能啊,走这条道的,有多少是正经人?——不说这个,我们是都去过那个实验室的现场吧?”

  “看样子是这样。进出时可能碰到了某种药剂,因为某些原因触发了,导致我们灵魂互换。分头找人?”

  “好。”

-

  “终于换回来了。”许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果然看着自己的脸还是太诡异了。以后有委托再合作?”

  “荣幸之至。那么,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

  “组长,那边调过来个新人,您要见一下吗?”

  “资料给我就好。”

  “……潮汐?原来他叫许斌么。”

  说什么就此别过,还早得很呢。

end

我觉得这个标题虽然仍然很耿直但比我前几个好多了【。】

我发现在我王许文里杨队的存在感简直无敌强【没有】